关注证券之星官方微博:

李潮东:未来世界经济格局有望重回人口总量决定时期

2015-03-31 15:15:16 来源:新华网
新华网 更多文章>>
李潮东:未来世界经济格局有望重回人口总量决定时期---李潮东认为,“‘亚洲新未来,迈向亚洲命运共同体’可以用16个字来‘凝聚共识、坚定信心、创新互联、共同繁荣’来概括。 李潮东表示,“我认为这一共识有着亚洲地区深刻的社会、政治、经济、文化等方面的基础和原因。

新华网海南博鳌3月31日电2015年博鳌亚洲论坛3月26日-29日在中国海南举行,如新集团大中华区副总裁李潮东就“亚洲命运共同体”相关话题接受了新华网记者专访。李潮东认为,“‘亚洲新未来,迈向亚洲命运共同体’可以用16个字来‘凝聚共识、坚定信心、创新互联、共同繁荣’来概括。”

经济是“亚洲命运共同体”的基础

此次博鳌论坛的主讲嘉宾来自于全球49个国家和地区,有官员、学者、金融界人士、企业界人士、宗教界人士等,每场论坛座无虚席,讨论非常热烈。讨论这么多话题,其中有一个共识,那就是如何创建亚洲新未来,如何迈向亚洲命运共同体。

李潮东表示,“我认为这一共识有着亚洲地区深刻的社会、政治、经济、文化等方面的基础和原因。”

为什么要凝聚这样的共识?如何凝聚这样的共识?简单来说,在当前的国际社会大背景下,当前亚洲各国面临着同样的挑战和机遇。如果亚洲各国不凝聚共识,就不能促进亚洲经济复苏和发展,也就不能创造亚洲的地区繁荣。而“一带一路”的提出其实是为凝聚这一共识提供了战略实施的规划和构想。

当前全球经济一体化、区域一体化这一世界发展潮流依然在往前走,但步伐明显放慢,而且各个区域的合作模式和框架也有各自区域的特点。“亚洲命运共同体”是一个全方位的概念,它包含了经济、文化、科技、旅游等各方面内容,是一个综合性、全方位的概念,“其中最基本的是经济,它是‘亚洲命运共同体’的基础,没有经济的发展繁荣,‘亚洲命运共同体’也就失去了动力和基础”,李潮东说。

从外部来讲,美国经济虽然从2009年经济危机走出来开始复苏,但依然不够强劲,不确定性很大:一方面美国经济的复苏存在不确定性,从2014年经济表现可以看出,整个上行曲线在第四季度下降,第四季度的增长比原来预测的3%要低;另一方面美国在经济危机期间物价指数下降,至今还在1.4%左右徘徊,美国个人消费开支基本占国民生产总值的70%左右,这从侧面反映出经济内需还不够强劲。当然,欧元区面临的问题更大,至今仍然在危机中挣扎,2014年的增长只有1%,欧洲经济依然处于下行趋势。

从内部环境看,2014年整个亚洲地区的经济增长平均只有3%,大大低于前几年。根据博鳌论坛发布的亚洲发展报告显示,亚洲地区在2013年吸收的外资增长只有1.8%,远低于全球平均9.1%的增速。亚洲区内的贸易,中间品贸易占43%,而最终品贸易只占大约50%。在这样一个状况下,当亚洲地区对外贸易很难增长时,发展区内贸易就变得非常重要。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统计,一个国家对外贸易增长率为GDP增长率的2-2.5倍。也就是说,如果亚洲地区贸易能够增长5%。亚洲地区的GDP就有可能在原来的基础上增长2%。从这方面看,创建亚洲命运共同体有其重要性,这也是亚洲重新布局,迈向亚洲共同体的客观需求。但如何促进亚洲地区内部的经济发展和外部环境的改善,要取决于政府的政策、贸易保护主义的改善。

世界经济格局有望重回人口总量决定时期

既然有亚洲共同体这样的一个共识,就必须有信心。这个信心源于三个方面,李潮东说。

首先,亚洲地区大部分国家和人民有发展经济、提高生活品质的强烈愿望。这一点从博鳌论坛参与者的发言中可以看出来,这是实现目标的内在动力。

第二,亚洲地区具备了客观上迈向亚洲命运共同体、共同繁荣的条件。为什么这么说?因为世界经济的中心正在移向亚洲。亚洲是全世界最大的大陆板块,人口超过全球60%,GDP在2014年占到33%,但亚洲人均GDP还相当低,相当于美国的六分之一。当然全球人口最多、最大的两个新兴发展中国家也在亚洲,即中国和印度。设想一下,如果能够把亚洲地区人均GDP提高7.5%,也就是从5860美金提高到6300美金,GDP增量就会达到大约2万亿美金,这等于再造了一个印度,是一个非常惊人的数字。

在过去两千多年间,中国的经济体量和发展速度一直在全球占据首位,只是在最近的两三百年落后。原因是什么?在李潮东看来,这是人类经济发展的不同阶段决定。

17世纪以前,世界各国的工业以手工业为主,工业、国际贸易不够发达,在这种技术条件下,一个国家的人口总量决定了这个国家的经济体量,从而也决定了国家的发展速度。中国、印度、欧洲都是这样的。

随着第一次、第二次工业革命的到来,蒸汽机、电力、电气化等逐渐被发明并应用,那些率先进入工业革命的国家开展了国际贸易,打破了区域和国家的限制。在那个阶段,人口体量已经不再是决定性因素,而变为机械化程度和技术化程度。近代二三百年来,西方国家就凭借其强大的技术力量在全球贸易中占据了主导地位,GDP总量迅速上升,美国就是一个典型的代表。

进入21世纪后,互联网、物联网的发展就有可能再次改变整个世界的经济格局,这也被人们称之为第三次工业革命。在互联网的作用和经济全球化浪潮下,资本、技术和人才的流动无国界,互联网可以把任何一个地方的小微企业都和全世界的要素连接在一起时,小型化、个性化的生产和服务变得更加容易,更具竞争力,而大生产、集中生产不再具有优势,扁平化、公平化等特征显现。李潮东说,“这个阶段,整个世界经济的格局有望重新回到17世纪工业革命以前的状态,即国家的经济体量大小不再由资本、技术决定,而是由人口总量来决定”。按照这个理论,亚洲人口占到全球人口的60%多,亚洲经济就当之无愧是全球第一。李潮东表示,当然这只是一种推断,要实现这一点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但亚洲有能力创造新的繁荣。

第三,坚定信心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那就是亚洲地区大力推进区域一体化恰逢其时,这就是我们常说“一带一路”。在博鳌开幕式上,先后有十几位国家元首积极响应中国提出的“一带一路”的战略构想,也高度评价了亚投行的积极意义。这说明建设亚洲新未来、迈向亚洲命运共同体是各国的共识,已经进入实际实施的阶段,已不再是构想性的目标,更是一种信心和行动。

未来20-30年后亚洲将成为全球中心

“如果把整个亚洲的发展比喻成一架飞机的话,那么创新就可看作是飞机的一个翅膀,”李潮东表示。

“一带一路”的建设需要亚洲国家共同努力,不仅要有科学技术、产品创新,更要有制度、政策、金融、贸易和文化等方面的创新。这种创新包括从无到有建设,包括从有到好的改革。当然,各个国家的贸易政策、经济发展的政策和各国的货币政策、财政政策等也都要给予配合。

当前中国提出“大众创业、万众创新”,在李潮东看来,这一理念也适用于亚洲各国,无论丝路基金还是亚投行,他们的资本进入并不能完全解决亚洲基础设施所需要的资金,还需要有眼光、有实力的公司和个人的加入。

“众人拾柴火焰高”,只有包括全世界各个国家的政府和民间资本、技术、人才加入进来,这样才能够真正完成“一带一路”的建设。

那么,另外一个翅膀是什么?“是互联网”。李潮东说。互联网作为经济发展信息化、技术化的手段已经涵盖人民生活的各个领域,它的重要性怎么评价都不为过。

当然,在这架开往亚洲新未来的飞机里仅有两个翅膀显然不够,李潮东说,“一带一路”是引擎,亚投行、丝路基金是燃油动力,有了这一切,亚洲就具备了飞向目的地的所有条件。这其中少不了机组人员,中国就在这一历史时刻,责无旁贷地担当了这一历史性的角色,成为这家亚洲巨型飞机飞向亚洲新未来的机长。

李潮东说,这个比方也许不太确切,但它可能更形象地说明了这一新构想的主要组成部分及其功能。当然,在这一过程中间,由于亚洲众多国家经济发展水平的不平衡、文化差异,历史因素、宗教民族的因素,亚洲国家还有很多的路要走,还需要很多沟通协调才能合作共赢。

当到达亚洲新未来、创建完成“亚洲命运共同体”时,那就是亚洲地区一个新的共同繁荣时代的到来。这就是我的体会最后四个字:“共同繁荣”。亚洲的繁荣是亚洲地区各国和人民的繁荣,也是世界的繁荣。亚洲这架巨型客机的启动,它带动的不仅是亚洲地区经济、文化、科技的发展,也带动的是全球的经济、文化、科技的发展。

“亚洲很可能就在未来20-30年重新成为全球经济、文化、科技的中心”,李潮东说。事实上,不管是欧洲还是美洲,已经把亚洲地区作为未来发展最重要区域,这从美国近期重返亚太地区的战略定位,从欧洲对亚洲地区发展的重视,都可以看出这一点。

“命运共同体”这一概念首次提出是在2012年十八大上,当时的提法是“倡导命运共同体”。2013年9月,国家主席习近平在访问哈萨克斯坦时提出建设“一带一路”的战略构想。在2014年的APEC会议上,习近平把“一带一路”的构想更加明确化、具体化。这次博鳌论坛又提出了“一带一路”具体的战略实施计划和方针政策。

f点诊股

上证指数 最新: 3110.06 涨跌幅: 0.07%

热点推荐

郑重声明:以上内容与证券之星立场无关。证券之星发布此内容的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证券之星对其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保证该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数据及图表)全部或者部分内容的准确性、真实性、完整性、有效性、及时性、原创性等。相关内容不对各位读者构成任何投资建议,据此操作,风险自担。股市有风险,投资需谨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