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证券之星官方微博:

凤姐当天使投资人:业内大佬怎么看?

2015-12-07 16:39:33 来源:中新网
中新网 更多文章>>
12月7日电近日,凤姐高调宣布加入天使投资人行列,徐小平不禁感言“我感到无比温暖”。这是创业“最好的时代”,围绕创业而生的天使投资人也逐步增多,StarVC、Angelababy、胡海泉……因此

12月7日电近日,凤姐高调宣布加入天使投资人行列,徐小平不禁感言“我感到无比温暖”。这是创业“最好的时代”,围绕创业而生的天使投资人也逐步增多,StarVC、Angelababy、胡海泉……因此,2015年,有人这样形容天使投资:

推开窗户,满大街都是天使;

如果一块天花板砸下来,正好砸到了10个人,其中有3个人就是天使投资人。

美国已经有二三十万的天使投资人,而整个中国却仅有一两万人;但是美国人口为3亿多,而中国却有16亿人口,加之中国又是一个极度看中人情的社会,因此,中国天使投资还有很大的上升空间。而现阶段,天使投资行业也正处于爆发阶段,其发展形态逐步从“单打独斗”趋向团队经营、“天使+孵化器”、“天使+众筹”……整个天使的发展历程可以称作是“天使生态化”进程。

12月3日,在清科集团“投资界年会”上,且听徐小平、薛蛮子、王刚、胡海泉如何看待这一部“生态进化史”。

胡海泉:我不是著名天使投资人是先有名再来做投资

我不是著名投资人,是先有名再来做投资。著名投资人是真正投出来非常牛的项目、有成功的案例、有代表作的人,很高兴跟各位著名投资人在一起探讨天使投资。

龚虹嘉:“天使投资人”知名度提高不需要靠凤姐靠薛蛮子就行

我们原来刚开始去投自己的同学、自己朋友的时候,并不知道这个行为叫“天使投资”。天使投资是美国回来的概念,我们看天使投资基本上定义成“三个F”:一般是创业者的家人(Family),创业者的朋友(Friends),和比较傻B(Fools)的人。当时想一想,被我投的都不是我的家人,基本上都是朋友,我是从投朋友开始成为天使投资人的。

昨天媒体说凤姐也在做投资人,毫无疑问天使投资进入到“泛滥成灾”的时候,90年代初,当全中国都鼓励下海的时候,一个广告牌砸下来,砸死十个人,有三个是经理。现在砸下来,十个人,有三个是天使投资人。

孵化器和中国国家发展战略、众创空间被越弄越高。我们在广东地区做孵化器可能还算是比较早的,孵化器就是一个幼稚园。你年龄太小,定期帮你换换尿布就行,实际上孵化器本来也就起这么一个作用。

麦刚:投出大案子需要足够的覆盖率

所谓个人天使投资,回报不是“正态分布”,是“密态分布”,非常少的人挣很多的钱,这是作为天使群体来讲的。个人天使机构化有两个层面的意义:

第一个层面,资金来源是否来自于LP,我自己是中国最早的一个VC,创业工场一直是我个人投资公司,一直没有在LP层面来做这个事情,这是过去。

第二个层面,就是这种投资所谓决策流程,一个人做决定就行了。

我觉得这两个层面决定了机构化是一个职业的天使投资人往下走的路程,在今天这样一个环境之下,如果没有足够的覆盖率,你投的案子很少,投出大案子是非常难的,从回报的角度来看是有很大压力的,这也是为什么越来越多的机构走入LP,引入机构化的决策,然后让投资决策相对专业化。

这里我想提一点,这种机构化之后,的确会跟“天使投资”这种本来就有的个人色彩,有一定的冲突,或者相左,个人色彩会更加少,但是在今天这个环境之下,我想规模化可能是天使投资提高成功率很重要的一个手段。

王刚:创业者需要的三个东西——方向、合伙人和组织搭建

我感谢阿里,阿里十年的培养,让我有了商务经验、有了领导人的训练,这两个条件是必备的。阿里给了我们期权和股份,使得我们有一些小钱,所以做天使。

我大概投了70多家公司,其实创业者最需要三个东西:

首先,谁跟他一起来探讨企业未来的方向跟模式,CEO找方向,他是迷茫的,没有经验的。

第二,融资的节奏和融资合伙人的选择,拿不同人的钱背后的价值差是五倍以上的,滴滴不拿腾讯和金沙江的钱,今天也许情况就改变了,因为公司很多关键决定是由几个董事做出来的,董事对业务的理解、对公司大局观的支持、对于公司权力一步一步的放弃,这都是非常需要格局的事情。你要帮着CEO去挑你的合作伙伴。

第三,组织的搭建,核心VP选人方面,你有没有贡献、有没有帮他筛选,一个企业的成功,这三个方面是非常重要的。选场地是有附加的价值,有的不一定要你的场所,你有自己公司的文化,他一定要自己装饰。所以我觉得更重要的是,把孵化器和导师连接起来。

徐小平:凤姐宣布加入天使投资行业的时候,我感到无限温暖

天使投资对于创业者,像阳光和空气一样,如果没有天使投资的话,他们的创意就会窒息,他们的热情就会冷却,他们独立自主、追求自己梦想的人生,起码在这个阶段就没了。

我本人在开始做的时候,不知道是“天使投资”,有人找我想要一点钱,出于我善良的天性,美好的愿望,也带一点金钱的期待,然后我就给钱了,不如说“流着天使的眼泪”。现在回顾起来,我们在做这个伟大的事业,所以就选择做下去了。

有趣的人创业不会失败,因为他有趣、有吸引力,资源、合作者和用户都会跟他来走,比如说各种各样的论坛,各种各样的采访,哪怕是私下场合,讲讲你做的事,一定要吸引人们的注意,一般的时候资源会向他聚集。

成功在于做这个事的人,这个人要有趣、对他做的事能够讲出来、感到热血沸腾,这样的人把事情一定能做出来。

天使投资人之于创业者:给了钱以后,再给他们的经验和教训。

天使投资人起到一个非常重要的作用,给了钱以后,再给他们的经验和教训,尤其是危机时刻,我们要挺身而出。没有危机的企业一定是小企业、一定是平庸企业,企业做大了以后,一定会发生无数山崩地裂的危机。我们的投后人数也远远超过了我们投资的队伍,这是一个基金自身成长和需要的。

但另一方面,真正好的创业者是不需要人管的,如果有了人管,好的创业者会变得更好,更强,更快,比如说滴滴,迅速崛起过程中,包括跟快的的合并过程,需要多少的资源组合,如果没有全社会力量总动员,这样一个巨大的合并,程维一个人是很难做成的。

管得少是一种态度,表达了投资人无限的信任,但是我们站在创业者一边,你需要我们的时候,召之即来。

个人投资&机构投资:机构化可以,但不要官僚化。

向机构发展是一个好事情,是一个趋势,机构化可以,但是不要官僚化,要保持个人天使决策的快捷,决策的效率。

几年前做天使投资的时候,是非常寂寞的事业,没有人理解,也没有太多人来做,在这种创业浪潮里面,做天使投资的人依然不多,昨天晚上我看到凤姐宣布加入天使投资行业的时候,我感到无限温暖,“天使投资”这件事真正进入了普通大众的生活,成为了全民创业浪潮有机的组成部分,对提升天使投资行业的知名度和行业透明度,以及行业的提升有帮助。我提议请她做代言人。

薛蛮子:我投了两个比我牛的人

所谓天使投资,就是个人达到了一定的财富水平之后,干不动了、玩不动了,又好折腾,就陪着孩子玩一玩,这是绝大部分天使投资人的“悲惨命运”。

在美国有几十万人在折腾“天使投资”这个事,每个周末所谓“天使俱乐部”有一个小的团队,有做生物工程退休的、有做软件的、做硬件的,五六个人成立一个投资俱乐部,每个礼拜见一面,一个月做一回投票,然后看着十来个项目,每个月投一个,在美国东部和西部星罗棋布,使得很多早期的创意,很迅速找到钱,这是美国硅谷这么多年能够飞速发展的原因,我们今年看到的当年的雅虎、当年的脸谱、当年的推特,都有天使投资的影子。最早投谷歌和脸谱的天使投资,可能是全世界回报最高的。

在中国,天使投资五年以前,是一个被误解的词,以为是慈善,是一个早期的、没有来源的,天上掉馅饼的钱。大部分的企业既没有销售额,更没有利润,就是有一帮有巨大革命热情的人玩这个,写张纸、拿点钱就玩起来了。

为什么我觉得天使投资有着巨大的发展?中国是一个极重人际关系的国家,年轻人创业这么多,中国新成立的中小企业有40多万,中国每年新成立的公司是1.4-1.5千万个,创业板和中小板加起来才上80多家,怎么找到一个好的方法能够从天使,到pre-A,到A轮,到B轮?国家也想了一个好招,出来的一个新三板,这样整个投资周期大大的缩短,不用求爷爷告奶奶七八年才能上市。全中国上市公司大概3千多家,中国13亿人口,改革开放这么多年,好的公司不只这么多。

今天由于新三板和上海新兴战略板的出现,我觉得天使投资人会越来越多,有朋友说你投了五个全赔,我说赔了、挣了都很正常,成功是偶然的,成功其实是不可以重复的,失败是每个人都在重复的,对创业者是如此,对天使投资人也是如此。我非常建议天使投资人抱团,因为每个人性格上、背景上都有自己的缺陷,投资实际上是一个高风险的行业。

我做天使投资,做了一件我自己满意的事,投了两个比我还牛的人,第一个投了当年的小孩——八九年前投了蔡文胜,公司也做很大,大家都用他的美图秀秀,他现在不仅是一个创业者,也是一个很好的投资人,现在投资的公司也要融资了,我觉得这是我自己认为一个很成功的案例。

蔡文胜是初中毕业,第二个人是高中毕业,21岁,汽车之家的李想,我投了他,他是我认为所投过的创业者之中,情商最高的、做得最成功的,他现在把自己的全部身家投了电动汽车,这个人又有情怀,又有能力。

个人天使&机构天使:天使机构化对于创业者而言,没什么变化,蒙着谁的钱都能活。

个人天使是偏重“天使”的方面,机构天使是偏重于“投资”的方向,随着现在投资规模越来越大,肯定是个人玩,钱有限,资源有限,你得雇人,这是一个必然的趋势,就是个人天使组建的机构。

同时我觉得由于中国出现了新三板、新兴战略板等很多板块,缩小了上市进程,以前都要七八年上市,每个公司上市都是七年以上,现在过程缩短了,因此很多大的机构投资往前移,而天使逐渐机构化,这是一个很自然的现象。对于创业者来说,没有什么区别,该干什么就干什么,反正蒙着谁的钱,有钱就活得下来,没钱就活不下来。

杨向阳:机构化的天使投资,就像拿机关枪扫

我们投资偏硬技术比较多一点,一般现在的天使碰不到这些问题,你要投硬技术的时候,其实是特别痛苦的一件事,比如说现在天使投资都说人不好,我们就不投了,投硬技术,往往真理就在这个人的手里,他能掌握这个核心技术。

反过来讲,投新技术,近期我们投了“柔宇科技”,创始人从斯坦福回来的时候,我带他,先给他辅导,我就觉得这个小孩很好。

最后还是要回归到人,投硬技术比较痛苦,往往掌握在几个人手中,他们能做出技术来,但是做不出一个企业来。

个人天使&机构天使:机构化的天使投资,就像拿机关枪扫。

天使投资最早是没有机构投资的,真正的天使投资,是有了一点闲钱,有一点兴趣,有一点追求,还想再挣一点钱,就开始来弄,但是更多其实真的是投出去之后,帮一帮、问一问。

其实机构化的天使投资,就像拿机关枪扫。机关枪和步枪就差别很大,你既然要点射,就得射得准,你得扫排长、连长和军长,这个是比较大的考量。我估计未来大概的走向,个人天使会慢慢机构化,这是一个大的趋势。

一旦走到机构化,就是一个蛮危险的事,真正做了机构、融了很多钱,又有很大的名气,就没有人愿意投太早期了,一定往后靠,这是一个趋势。如果这个趋势蔓延下去,天使投资就不存在了。所以这种趋势,其实反过来讲,还是要动员一些真正的理念,做天使投资真的不是一个特别好的生意,但是如果真的要把它当成一个生意去做,就一定会走向VC化,这是必然的。不管谁说会有多么好的战绩,你机构化来做,我相信你一定做不过大的PE,他拿十亿美元投进去,赚3倍,就是30亿,你拿30万,得赚一万倍。

微信搜索“IT之家”关注抢6s大礼!下载IT之家客户端(戳这里)也可参与评论抽楼层大奖!

f点诊股

上证指数 最新: 3157.87 涨跌幅: 0.33%

热点推荐

郑重声明:以上内容与证券之星立场无关。证券之星发布此内容的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证券之星对其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保证该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数据及图表)全部或者部分内容的准确性、真实性、完整性、有效性、及时性、原创性等。相关内容不对各位读者构成任何投资建议,据此操作,风险自担。股市有风险,投资需谨慎。